广州最大的家具厂是不是牌子

广州最大的家具厂是不是牌子

索菲亚、全友等多个定制家具龙头企业近年纷纷推进智能制造生产线。面对这样巨大的市场需求,国产木工数控装备企业已开始打破国外装备的垄断局面,在家具上游核心装备上逐步实现“逆袭”。

第一财经记者近日走访了总部位于东莞市厚街镇的南兴装备(隶属南兴股份,002757.SZ)和位于广州市番禺区的拓雕数控。它们的柔性自动封边机、数控六面钻打孔机等产品已应用于国内龙头家具企业的生产线,今年都积极扩产,以满足家具业智能制造的需求。

打破国外自动化装备的垄断

“2022年,中国家具业的工业4.0升级爆发。”拓雕数控总裁麦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们参与了20多个中国家具龙头企业的工业4.0项目,大部分都将在2022年投产。预计中国家具业的腰部企业,在龙头企业的带动下,在2022年年中也将加大自动化生产的投入。中国家具业年营收在1亿元以上的中小企业,预计也将于2023、2024年加大自动化投入。

为了满足行业对自动化装备的迫切需求,拓雕数控正在为新生产基地选址。麦贺透露,有可能会在广州番禺,因为广州与上海都是国内数控设备供应链最齐全的地方。如果2022年启动了华南新生产基地的建设,那么2023年将在西南或华中再布局多一个新生产基地。

拓雕数控最早做红木家具雕花设备,后来瞅准了家具业自动化生产的商机。开始他们尝试做各种装备,2017年在国内同行中率先推出六面钻钻孔设备之后,就聚焦到六面钻上。过去几年,拓雕高速发展。2021年3月,他们推出行业首创的双通道六钻包六面钻,打破德系同类装备的垄断局面。

在拓雕数控的生产车间,第一财经记者看到了工人们正在装配多台双通道六钻包六面钻的设备。六面钻,是指一块木板的上下、左右、前后均可同时打孔;而双通道六钻包,是指可衔接两条生产线传送带、有六组钻头,所以能提高生产效率。麦贺说,他们在支架、钻包、抓手和系统四方面进行技术突破,使一台机器一分钟可加工约5~7块板。

与国外设备相比,麦贺说,拓雕的双通道六钻包六面钻卖75万元,加工效率是每分钟5.6-6.3片,加工范围最小宽50毫米,六面孔位;德系某品牌同类设备卖200万元,加工效率是3.5-4片,加工范围最小宽250毫米,四面孔位。所以,索菲亚、全友等将于今年投产的工业4.0全自动化生产线中的钻孔设备,均选择了拓雕,国产设备与国外设备同台工作。

“我pp电子们的突破,也离不开与三维家(工业软件企业)的合作。”麦贺说,有硬件,没软件不行。以前国产设备与软件是分开的,现在拓雕与三维家联合研发,把CAM的工业软件嵌入六面钻设备中。让设备的自动化程度更高,操作更便利,如,六面钻的抓手可根据需要实现三级升降,输送板时抓手让板高于传送带,使板材不易刮花,打孔时抓手又把板放平。

广州最大的家具厂是不是牌子

家具业装备国产化替代潜力大

“国产家具生产装备这几年发展非常快”,南兴装备副总经理何健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方面中国定制家具行业近年发展迅速,个别头部品牌年营收已超百亿,未来还会有更多百亿企业,迫切需要高品质智能生产装备;另一方面国产家具生产装备整体性能已与进口设备接近,并在工艺适配、产品价格、交付周期、售后服务等上占优,从而加快国产化替代。

南兴装备近年业绩保持高速增长。今年正月初十开工,目前其东莞厚街、沙田两个生产基地均处于满产状态,其韶关生产基地和无锡生产基地的产能也在逐步释放,涵盖智能数控开料,柔性自动封边、智能数控钻孔等产品。

何健伟说,南兴今年一季度订单饱满,而其下游主要客户(国内头部定制家具企业)目前也订单排满,并且持续扩产中,对设备的需求旺盛,预计中国家具装备业今年将保持稳定向上态势。未来,房地产市场对商品房精装修和存量房再装修仍有大量需求,新生代追求家具高颜值,都将给家具企业和设备制造商带来更多的发展机遇。

“未来,无论定制家具企业还是批量生产成品的家具企业,都趋向于上马智能化的生产线,提高效率、减少用人、增加产能、减少占地、提升坪效是他们的共同需求。”何健伟说。三维家的创始人兼CEO蔡志森也有同感:“今年开春,主动找我的老板多了,大家都在考虑如何降本增效。”一位在北京有十家连锁店的家具企业,希望店员更精简,生产线自动化程度更高、制造过程板材不落地,“精细化是下一步的主旋律”。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国外龙头家具装备供应商在某些机型上仍有一定优势,且往往生产设备与工业软件捆绑销售。何健伟认为,随着国内生产设备和国内工业软件加强协同创新、持续不断完善,中国龙头家具厂新增产能正更多购买国产设备,“替代进口已在眼前”。